一文理清美国基础设施法案中的加密货币税收条款,以及由此引发的加密监管。


最近,美国国会的一项振兴美国基础设施的法案引起了对加密货币税收和监管的激烈辩论。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为代表的其他监管部门也开始对加密行业频频出手,继上周启动对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 (DEX) Uniswap 的调查后,一向拥抱监管的 Coinbase 也受到质询,CEO Brian Armstrong 连发 21 推吐槽 SEC “不讲武德”。

到底发生了什么?

起因其实很简单——国会和白宫寻求获得更多经费支持他们心心念念的“历史性”基础设施计划。两党也空前一致的推动这个计划。当然,“在野党” (共和党) 议员 (“利用 " 加密条款) 发表一些反对和批评意见,目的是以此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因此,法案中的加密货币税收条款成为辩论的焦点,加密行业也走到风口浪尖。

从头说起!

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

美国《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nd Jobs Act”) 是一项约 1 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一揽子方案,为现有联邦公共工程项目提供资金,计划在 5 年内新增约 5500 亿美元投资,用于修建道路、桥梁和铁路等交通基础设施,更新完善供水系统、电网和宽带网络等。这是拜登总统经济议程的一个核心部分,是几十年来联邦层面改善公共交通和公用事业的最大规模的投资。

在经过数月谈判,白宫与国会两党议员代表于 6 月底达成初步协议,并于 8 月初敲定最终细节。据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该法案将在未来 10 年内推高联邦预算赤字约 2560 亿美元。

那么,加密货币与基础设施有什么关系?比特币与道路和桥梁有什么关系?

在美国,一个法案要增加新支出,就必须包括“pay-for付费条款增加收入,从而使收支整体上持平。增加收入主要有三种方式:提高当前税收、增加新税收或提高税收合规性。针对加密行业的税收条款就是该法案参议院版本中的付费条款之一。

最初,法案是通过加强美国联邦税务局 (IRS) 执法以打击个人和企业的逃税行为,来支付立法费用 ——这将在 10 年内带来大约 1000 亿美元的收入。但这个举措需要扩大 IRS 的权力范围,由于共和党的反对,计划失败了。

于是立法者扩大了美国《国内税收法》第 6045 条,提出了一项 “加密货币税收条款”,对数字资产施加更严格的征税方式。

具体而言,就是将“数字资产”列为 “经纪人/broker” 报告的项目——将对股票经纪人的当前税务报告要求应用于代表他人进行加密交易的人。如果法案获得通过,每个加密 “经纪人” 将有义务向 IRS 提交 1099 表格报告客户收益,并报告每一笔超过 10,000 美元的交易。

该立法源于 IRS 将“加密货币”视为“财产”,收益和损失必须由加密货币的所有者报告— —现在,根据该法案,“经纪人”也必须报告。

据称,这属于法案增加收入的第三类:提高税收合规性。即让目标人群缴纳他们已经欠的税款 (立法者认为加密行业的人都逃税了)。

基础设施法案支出估计超过 1 万亿美元。国会将新的 “经纪人” 定义条款认定为可以在 10 年内增加 280 亿美元税收,成为基础设施法案中最大的新增收入来源。他们是如何得到这个数字的呢?如何计算出来的?似乎没人知道。

在 7 月下旬发布草案后,该条款受到了加密货币行业的攻击,谴责是 “隐藏在必须通过的大规模基础设施法案中的最后一刻的税收条款”。其中关于加密货币 “经纪人” 的定义,特别有争议。法案中的语言撒下了一张大网,那些想要更明确范围的人一直在反对这一点。

这是美国第一个直接针对加密货币的法案,通过对加密货币经纪人更严格的税务报告要求来增加税收,这为更严格地监管加密货币开辟道路 — — 拜登政府正在朝着这一目标迈进。

尽管加密货币是一个不断陷入监管和立法讨论的领域。以往大多数的立法努力都不了了之,可这次不一样,该条款是受两党欢迎的基础设施法案的一部分。法案正在国会迅速通过,并且极有可能最终通过。随着法案继续在美国众议院表决,以及关于加密税收细节的进一步辩论,其影响会非常深远。围绕法案的斗争异常激烈,已经广为流传。

立法进程

7 月 28 日,参议院在 “最后一刻” 将加密货币税收条款添加到 1 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法案中。

加密货币税收条款的用语遭到了加密社区的强烈反对,推动一些立法者试图澄清 “经纪人” 的定义,为此,参议院推出了两项相互竞争的修正案。

8 月 4 日,参议员 Ron Wyden (支持隐私保护的鹰派人物之一)、Cynthia Lummis (代表的怀俄明州是引领加密货币创新中心的州;称自己是第一个当选参议员中的比特币持有者) 和 Pat Toomey (共和党自由经济政策的倡导者) 提出一项修正案 (Wyden-Toomey-Lummis 修正案),明确豁免三类人群:分布式账本网络的验证者 (即矿工、质押者和节点运营商等)、硬件和软件钱包销售商以及协议开发者——排除在 “经纪人” 定义之外,不受条款中的 1099 报告要求的约束。该修正案得到了加密社区的大力支持。

紧接着,起草了最初的税收条款的参议员 Rob Portman、Mark Warner (二者一直与财政部官员密切合作,也与华尔街和银行业有着密切的联系) 和 Kyrsten Sinema 提交了他们自己的修正案 (Portman-Warner-Sinema 修正案),排除了工作量证明 (proof-of-work,PoW) 矿工免受报告要求的影响。但是,并未保护 PoS 软件开发商、运营商、验证者或流动性提供者等免受新提出的报告要求的影响。该修正案得到了白宫的正式支持。

8 月 9 日,参议院多数党 (民主党) 领袖 Chuck Schumer 和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 Bernie Sanders 公布了规模达 3.5 万亿美元的 2022 财年 (2021.10.1–2022.9.30) 预算框架草案,与基础设施法案一起审阅。

8 月 10 日,基础设施一揽子法案在参议院以 69:30 票获得通过,包括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议员 Mitch McConnell 在内,19 名共和党参议员和所有 50 名民主党参议员投了赞同票。法案在参议院期间,对修改加密条款的努力非常激烈,一项经过多次妥协由二党和财政部共同支持的豁免非托管加密货币参与者的修正案几乎在最后一秒获得通过。然而,由于阿拉巴马州参议员 Richard Shelby 的一票而失败 (他因增加 500 亿美元军费开支的提议被否决,而采取报复)。

法案随后被送交众议院审议。与参议院相比,众议院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了很久的由约 30 名成员组成的区块链核心小组, Glen Hutchins 就是该小组中真正了解加密货币 /DLT 价值的人。

令人遗憾但并不意外的是,众议院决定不考虑对当前基础设施法案做任何修改。8 月 23 日,众议院以 220:212 票赞成禁止对法案进行任何修改,在没有任何新修正案或改变的情况下继续推进 (程序原因,未对内容进行实质审议)。并计划在 9 月 27 日之前对基础设施一揽子法案进行投票。如果法案在众议院获得批准,将交给拜登总统做最后签署。届时,加密行业将不得不寻求其他立法工具来修改政策。

9 月 27 日,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为什么多位众议员,如 Ro Khanna 和 Anna Eshoo,都同意澄清法案对“经纪人” 的广泛定义,区块链核心小组也呼吁明确定义问题,仍会这个结果呢?

因为一群温和的民主党人承诺,在基础设施法案获得批准之前,将投票否决价值数万亿美元的社会安全网计划。由此可见,即使声称支持加密货币的立法者也并没有真正重视加密行业,可以轻易用来 “交换” 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利益。

8 月 26 日,共和党参议员 Pat Toomey 宣布至 9 月 27 日前,向社会公开征求有助于制定周密立法的想法和提议,以确保联邦法律既支持新兴加密货币和开放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同时继续保护投资者。提案应解决的潜在主题包括但不限于:加密货币的证券属性,对支付和汇款、稳定币、加密货币交易所、托管、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的监管,银行法相关,隐私、正当程序、投资者和消费者保护,消除现有监管歧义等。

同时,白宫也在寻求为加密税收合规措施创建一个框架。加密货币倡导者可能有机会影响规则的应用方式。

什么是 IRS 的 1099 报告制度?

1099 表格用来报告纳税人全年赚取的非雇佣的收入, 例如,股息、银行利息、独立承包商 / 顾问的报酬收入。企业必须报告纳税年内 600 美元以上的任何收款人,但也有例外,例如,银行对客户赚取 10 美元以上的利息收入进行报告。

尽管纳税人不喜欢收到 1099 之类的税务文件,而企业可能更不喜欢签发这些文件,但 1099 很重要,因为它会记录未记录在个人工资或薪水中的收入。每个 1099 表格都包含付款人的雇主识别号 (EIN) 和收款人的 SSN。

IRS 的计算机系统会将所有付款人 / 企业 (以后还可能包括基础设施法案所定义的所有“broker”) 报告的 1099 表格与收款人 / 纳税人的纳税申报表相匹配。如果不匹配,会向纳税人发出通知,说他们漏税了,可能导致很重的罚金。 当然,即使纳税人没有拿到表格,也有责任对应纳税收入支付税款。

IRS 将“加密货币”定义为类似于股票或黄金的“财产”,这意味着纳税人在出售或兑现获利时需要缴纳资本利得税。基础设施法案中的加密税收条款要求“经纪人”遵守 IRS 报告要求,向客户提供 1099 表格,并将其提交给 IRS。要填写 1099 表格,“经纪人”必须收集客户信息,包括姓名、地址、电话号码、SSN 等。这意味着 “经纪人” 必须 KYC 客户才能遵守 IRS 报告要求。

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了解加密货币的人都知道,在区块链上,用户是匿名的,访问是无需许可的,像矿工这样的非托管参与者几乎不可能获得填写 1099 表格需要的信息。这可能意味着,在美国事实上禁止加密货币挖矿。

这听起来很疯狂,但它确实可能发生。

争议焦点:“经纪人”定义

基础设施法案中最具争议的是加密货币 “经纪人” 的定义。

法案将 “经纪人” 定义为 “负责定期提供代表另一个人实现数字资产转移的任何服务的任何人 (供考虑)”。

法案的早期版本是 “即使是非托管的” 并明确包括 DEX 和 P2P 市场。8 月 2 日,正式立法文本修改为目前措辞,虽然删除了 “DEX 和 P2P 市场 “,但扩大了“经纪人”的定义,将 “任何负责定期提供任何实现数字资产转移服务的人” 包括在内。

这个 “经纪人” 定义非常广泛,从字面上看,几乎可以适用于加密行业的每个经济参与者。这包括PoW 矿工PoS 验证器,因为 “提供服务以实现数字资产的转移” 似乎适用于二者,迫使他们必须对用户 KYC。

定义也可能包括大量的 DeFi 市场参与者,例如 DEX 的 LP、清算人、协议或 DAO 的治理人等。“供考虑” 的含义,也可能扩展到节点运营商或钱包开发商等非经济参与者,范围非常大。

对于中心化交易所,这个报告要求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事实上,很多交易所已经在向 IRS 报告 1099 ,如,Coinbase 早在 2017 年就开始向 IRS 提交 1099 表格,“我们的目标是与传统金融一致”;Kraken 表示其已经 “按照银行级 KYC 标准” 识别每个用户。基础设施法案对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而由于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性质,很多可能落入定义的从业者,即使愿意也无法访问相关客户信息。如果要求他们遵守报告要求,则意味着他们将不得不在灰色地带运营或转移到美国以外的地方,直接威胁到加密行业在美国的生存能力。

加密行业并不反对确保真正的经纪人报告税务信息,但法案对 “经纪人” 宽泛和模糊的定义,会导致其他加密生态系统参与者错误地落入定义中。该条款的表述可能会不公平地将新的报告义务强加给软件开发商和矿工,这些人通过借出计算能力来验证其他用户的交易并收取代币作为交换,他们无法访问和收集用户数据。这将对整体的加密行业不利,扼杀创新并破坏美国经济的长期潜力。

这并非是加密领域对这项规定反应过度,对经纪人的定义只是担忧之一。法案将允许财政部不仅要求经纪人提供交易报告,还包括单纯的转账报告;不仅仅是经纪人对经纪人,而是从经纪人到非经纪人 (即拥有自托管钱包的人);任何超过 10,000 美元的加密交易都需要向 IRS 报告,以及交易对手的个人信息。

虽然法案的起草方曾公开表态该条款并不针对软件开发者和加密货币矿工等非经纪人。但或许担心行业利用条款的明确豁免语言避税,因而在立法文本采用广泛的定义。 但是,立法意图不具备法律效力。这会给未来的政府留下太多机会,他们可以更广泛地解释该法案的定义。

尽管财政部在执行时可以更严格地定义该术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财政部官员告诉 CNBC 记者,如果基础设施法案的加密税收条款成为法律,即使该加密税收条款没有被修改,他们也不打算针对非经纪人,如矿工、硬件开发商等,报告要求只会扩大到那些有条件遵守的人。但这有点奇怪,因为根据定义,只有 “经纪人” 才承担报告义务。当然,财政部永远不会针对非经纪人;无论目标是谁,都将被解释为经纪人。

关于加密货币监管的辩论

当立法者在华盛顿开会时,关于加密货币监管的辩论迅速升温,并引发了加密行业和互联网自由倡导团体的游说战。

业内普遍批评国会在匆忙添加条款以帮助支付 1 万亿美元的账单之前缺乏对加密行业的理解,担心这项法案会危及整个美国加密行业,无法修复。

Cryptograph 联合创始人 Tommy Alastra 说,“人们缺乏了解,也没有花足够的时间了解加密世界的某些部分是如何运作的,否则法案中的措辞就会有所不同。”

佛罗里达州众议员 Darren Soto 是区块链核心小组的联合主席,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将提出两项独立法案,呼应参议院旨在改变经纪人定义的修正案。这些修正案没有在参议院获得通过,而且在众议院也没有机会进行,Soto 希望通过和解程序通过这些法案。

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 Ted Budd 指控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阻止众议院修改法案中的加密货币条款,正在扼杀美国的就业机会。Budd 和其他支持加密行业的立法者,例如众议员 Anna Eshoo,要求佩洛西修改法案,以解决对该条款的担忧。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 Chip Roy 于 8 月 23 日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大厦外就法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批评该法案过于昂贵且支持特殊利益。

众议院规则委员会的高级成员、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众议员 Tom Cole 抨击佩洛西跳过众议院面临问题的 “批判性辩论” 的策略。

Compound 首席法律顾问 Jake Chervinsky 认为,法案的表述可能将矿工、节点验证者和开发人员归类为 “经纪人”。由于大部分加密货币都是去中心化的、匿名的和自动的,这些参与者几乎不可能遵守法律。并说这是一个被严重误导的条款,如果被采纳,对美国利益的伤害远大于好处。以下是他给出的几个原因:

  • 首先,采用一项从技术上几乎不可能合规的法规是不合逻辑的,除非其目标是扼杀整个行业。
  • 其次,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外交政策失败。在中国迫使矿工出海后,美国人希望能够在这个关键领域占据更多市场份额。我们不能犯和中国一样的错误。我们必须留在比赛中。
  • 第三,法案不会有预期效果。随着美国加密行业的关闭或离岸,每增加 1 美元的税收,就会损失 2 (或 10 ) 美元的收入。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 “go dark” (转移到不受监管的平台上),IRS 将获得更少的收益,而不是更深入地掌握应税加密收益。
  • 第四,法案毁坏了 FinCEN 的成就。自拜登总统上任以来,FinCEN 在加密货币反洗钱监管方面做了大量扎实的工作。我们应该让这个过程继续下去,而不是通过税法的后门强加 KYC 来切断它。
  • 第五,法案对公民权利的侵犯是不可接受的。宪法第 4 修正案,隐私权限制了政府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可以强制执行的监视任务,并且在后 SolarWinds 的世界中,我们最不需要做的就是将更敏感的信息暴露给安全漏洞。

反对者的几个观点:

(1) 扼杀创新和机会

法案含糊不清的语言所造成的不确定性正在阻碍投资,就业、工资和由此产生的消费者支出都受到影响 — — 鉴于该法案的目的是支持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这是一个可悲的讽刺。

加密行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并且“有大量证据表明正朝着金融的全面数字化方向发展”。 加密货币在个人和机构中的采用率都在增加,因此,在美国,相关的金融专业人士、软件开发人员、工程师、营销人员和设施经理的就业机会也正在增加。 可能受到影响的领域包括供应链、医疗保健、教育和各种艺术社区。

法案迫使加密从业者遵守他们不可能遵守的规则,扼杀创新并限制经济增长机会,并推动市场转向海外。

(2) 威胁美国采矿业

除非法案中经纪人的定义得到澄清,否则将一手毁掉正在起飞的采矿业。目前,美国加密采矿业正在寻求扩张,保持稳定的政策、廉价的能源、土地和强大的经济,才能更好的吸引加密矿工。
比特币矿工提供计算服务验证新区块,因此获得比特币作为补偿,这是比特币网络运营的基本。他们只验证区块,而不验证其中的信息,因此,他们绝对不是经纪人。 同样,挖矿对于 PoW 网络的功能至关重要,如果没有挖矿,区块链技术的许多革命性方面就不可能实现。例如,去中心化、问责制、验证和安全等方面都通过挖矿成为可能。 如果矿工被视为法案定义下的经纪人,被要求提供传统金融股票经纪人需要提供的相同信息,例如应税净收益或损失、买方 / 卖方的身份、交易金额和位置的交易。而矿工无法收集这些信息,因此,他们将无法遵守法律。这种不确定性,无论有意与否,都对美国采矿业构成了生存威胁。

(3) 绿色比特币和能源消耗

加密采矿浪费能源的说法倒退了。加密采矿不会浪费能源,而是利用原本会被浪费的能源。能源生产商不会对其产量进行微调以完美匹配供需。能源经常被生产而未被使用,或由于长距离传输而大量损失。

最具成本效益的矿工靠近公用事业的电源。这些矿工不会增加对额外能源的需求,而是使用无论如何都会生产的能源。因此,除了为当地经济提供投资和就业机会外,加密矿工还促进了更强大的电网、减少能源浪费并产生收入,公用事业公司可以利用这些收入将运营从化石燃料转变为可再生能源。

除非修改法案中的语言以澄清矿工不是经纪人,否则美国将错过加密采矿提供的若干好处,例如:电网稳定性、搁浅能源的资本化以及浪费能源的再利用。加密挖矿通过帮助公用事业平衡供需来增强电网稳定性。当能源便宜且充足时,矿工将利润最大化,在价格低时提供公用事业收入。当能源需求增加且价格上涨时,加密矿工停止挖矿,从而向电网释放能源供应并降低其他用户的价格。

(4) 可能会迫使非法加密货币交易转入地下

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官员同意监管的必要性,但担心撒网太广,并警告 “法案的加密货币措施可能会无意中将非法加密货币交易推向美国政府无法触及的市场,将使执法更加困难,从而增加对美国公司、政府机构和个人的威胁。”

找到在开放网络上实施恶意行为的人要容易得多。例如,美国政府很容易找到参加 6.1 国会大厦抗议的人,因为许多与会者使用他们的手机 (跟踪设备) 在开放平台上进行直播。 再例如,“有组织犯罪活动的最大载体是 100 美元的钞票 … 所有 100 美元钞票中有 80%-90% 用于有组织犯罪和逃税…因为它们无法追踪”。

无论如何 “非法” 的事情都会继续,KYC 和 AML 只会剥夺人们的权利并将他们赶出银行系统,这会加剧不平等和贫困。

加密游说组织和社区力量的爆发

随着国会对基础设施法案的推进,美国加密行业多年缓慢积蓄且分散的游说力量似乎迎来一场爆发。

参议院投票前留给美国加密业的时间并不多,在一周的时间内密集开展游说,得益于美国头部加密企业近年在游说方面的重视和布局。目前美国加密货币公司已有近 60 名注册说客。行业人士号召给 Coin Center 等政策游说组织捐款,加密企业纷纷响应。

今年初,加密货币研究和倡导组织 Coin Center 从全球最大的数字资产管理公司灰度 (Grayscale) 收到了 200 万美元的捐款。早在 2018 年,Kraken 就向该组织发起了捐赠活动。多年来,该组织一直倡导制定合理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法规,并定期在国会山向美国议员发表讲话。

跟踪政策游说组织的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数据显示,美国加密货币公司今年在游说上的花费相比去年翻倍。第二季度的披露显示,区块链协会的游说支出比上一季度增加了 23%,达到 160,000 美元。代表科技和金融公司的数字商会从第一季度到第二季度将其游说支出增加了 100% 以上,在第二季度支出了 62,000 美元。

除了行业游说外,还动员了基层社区。数字权利倡导组织 “为未来而战 /Fight For The Future“ 在名为 “红色警报“ 的帖子中附上了自动给议员致电的渠道和说辞,该网页得到持续数天的传播。Coinbase 也制作了一键给国会议员发送电子邮件的页面。

在参议院投票之前,“为未来而战” 收到了超过 40,000 次致电国会的电话。主任 Evan-Greer 称,向参议院传递的信息是 “除了网络中立和 SOPA 罢工” (指 2011 年对《制止网络盗版法》的抗议活动) 之外,我作为数字权利活动家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所看到的最大的草根能量彰显。

立法者也注意到了。他们说 :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充斥着电话和邮件。”

为未来而战使用其收到的捐款在阿拉巴马州放置广告牌,呼吁立法者不要支持损害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议案。
加密行业的“华盛顿战役”:从 IRS 报告和经纪人定义,到 SEC 和 DeFi 监管 -“不要杀死加密行业” 的广告牌在阿拉巴马州挂起,参议员 Richard Shelby 对修正案投反对票。-

大量加密货币爱好者和支持者直接发推文并致电国会议员,为加密行业在华盛顿的存在创造了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尽管行业参与者未能改变法案对加密货币经纪人的税务报告要求中他们认为有问题的措辞,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对立法者施加一定程度的影响,这是积极的一面。使立法者第一次在广泛范围内认真对待加密货币,并与行业进行对话,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许多选民关心。

加密社区仍在致电他们的国会议员,用同样的办法,就曾推迟了 FinCEN 和 FATF 的程序。

这场辩论促使华盛顿将目光投向了独立法规,而不仅仅是修改基础设施法案中的报告要求的定义,并优先考虑如何在不扼杀创新的情况下监管该行业。知识差距也促使立法者在未来几个月内可能与行业专家举行更多听证会。Toomey 开始征求立法提案,广泛地寻找有关加密监管的想法。

“华盛顿战役“的经验教训

(1) 增加游说力量,建立盟友

用特朗普总统的前任参谋长 Mick Mulvaney 的话来说,立法者可能仍在“学习加密货币的语言”。 但当一项为道路、桥梁、机场和隧道提供资金的法案需要资金时,国会 “匆忙”并“在最后一刻”将加密货币税收条款添加到法案中,之后又阻止修正案的通过,证明了加密行业更需要学习华盛顿的语言。

这给那些向来不关注国会的加密行业敲响了警钟——国会在需要时可能迅速采取行动,在立法之前不需要让某些事情 “正确”——也应该是数百万使用加密货币的美国人的行动号召。

加密行业从比特币最初的无政府主义,到如今的已接近主流应用,需要适时调整姿态和方式了。不管喜欢与否,政府关系从一开始就应该是加密货币行业商业战略的组成部分。与任何新兴技术一样,这些对话应该从一开始就认真对待,以安全、受监管和可持续的方式发挥这项技术的优势。

政府政策如果有效制定,可以使整个行业受益,而不是损害行业的发展。加密社区必须停止将政策制定者视为敌人,并意识到他们可以成为推动行业发展的盟友。 同样,传统金融体系一部分参与者也可能是有用的盟友。成功的政府关系应该只在部分时间涉及这种防御性危机管理 ——大部分应该是主动建立关系。

值得庆幸的是,加密行业得到了硅谷投资界的支持,包括风险投资家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以及达拉斯小牛队 (Dallas Mavericks) 老板 Mark Cuban 等知名投资者。

(2) 加密社区不要分裂,保持统一战线

加密货币通常被描述为 “狂野西部”,被认为是一群无政府主义者、反银行、匿名推特账户和边缘冒险家。但不仅仅如此,该行业还有很多大型矿业企业、华尔街上市的 Coinbase 等巨头。这两个阵营都没有对立的愿望,但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审查和监管可能会导致冲突。

大机构往往愿意通过监管来界定什么是可以接受的,什么可能会让他们陷入困境,他们欢迎智能监管。合理有效的监管可以为大型操作提供清晰度和可预测性。后者可能无法满足严苛的监管要求。 那么,是否会在要求明确监管以实现安心的大型机构与加密货币的较小参与者之间出现裂痕?那些规模较小的参与者又何去何从呢?

幸运的是,我们看到一些规模比较大、具备合规能力的机构和公司毫不犹豫地代表加密社区加入到斗争中,比如 Coinbase、FTX 等——所以 Coinbase 目前遭到监管的“打击报复”也不意外。加密游说团体的正规化和成熟,像区块链协会、德克萨斯区块链委员会、Coin Center 这样的组织,也代表了大多数加密行业参与者。

举一个刚发生的例子:

经过数天的争论和愤怒的推文,使一些立法者认识到法案的语言应该被调整,为此三位参议员提出了一项修正案,然后出现了白宫支持的修正案— —只豁免了 PoW 矿工。

使用 PoW 模式运行的代表是比特币,一种由 Mark Cuban 和 Elon Musk 等亿万富翁拥有和推崇的资产 ——自 2009 年以来已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影响力和品牌知名度的资产类别,即使是 Ted Cruz 也对其予以抒情。但是,使用不同的模型,例如 PoS 的加密货币,可以根据持有的代币数量挖矿或验证交易,效率更高,能源消耗更少。

参议员 Wyden 在推特上说:“Warner-Portman-Sinema 修正案为最具气候破坏性的加密技术 (PoW) 提供了一个政府批准的安全港。推进这项修正案对气候和创新来说都是错误的。”

该修正案也受到来自加密社区的强烈反对。 Coin Center 的 Jerry Brito 称白宫支持的修正案 “荒谬可笑” ,他认为:“白宫支持将 PoW 置于所有其他共识机制之上,并奉为法律……这是灾难性的。”

一直沉默的马斯克也下场表态:“现在不是在加密技术中挑选赢家或输家的时候,没有危机迫使仓促立法。“

(3) DeFi 应未雨绸缪

DeFi,加密行业的一个新兴的生态系统,其中贷款、储蓄或交易等金融服务由基于区块链的程序而不是中心化的机构提供。Consensys 的全球金融科技联席主管 Lex Sokolin 表示,源自基础设施法案的 “经纪人” 定义的要求 — — 对于比特币矿工和交易所来说已经足够繁重了 — — 在应用于 DeFi 时同样令人生畏。

DeFi 从业者,比如贷方和交易员等等 ,大约有 200 万人,遍布世界各地,其中大部分是个人,如果被认为相当于纳斯达克,会被过度的合规负担压垮。

而 DeFi 平台在获取纳税人信息方面也可能面临挑战,或是带来很大的负担。并非不可能,但不一定非常容易。

SEC 对 Uniswap 展开质询的同时,还向多家从事借贷服务的 DeFi 初创公司发出了信函 (调查并不意味着对不当行为的指控,这只是 SEC 收集信息的方式)。去年,SEC 委员 Hester Peirce 就表示,她预计 DeFi 将挑战该机构的监管方式,但尚不清楚该领域何时会发展到足以吸引监管机构的注意。当时 DEX 的交易量超过 300 亿美元。到今年 9 月份,DEX 的交易量达 1600 亿美元。

今年 6 月初,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CFTC) 专员 Dan Berkovitz 在一次论坛演讲中提及 DeFi 衍生品市场,“不应允许 DeFi 成为与受监管市场直接竞争…”。

曾任麻省理工学院 (MIT) 区块链课程讲师的 SEC 新任主席 Gary Gensler,显然是一位更有见识的监管者,这也意味着他可能有着更精准更强的执法能力。

目前,监管机构尚未就 DeFi 和 DEX 领域如何监管作出明确规定,但对 DEX 监管的信号已经非常强烈,DeFi 行业应该认真对待!

(4) 加密法案可能会推动国际税务报告

财政部在 5 月底就提议要求美国加密交易所报告其外国用户数据,为加密货币账户信息创建一个国际交换系统,类似于《外国账户税收合规法案》(FATCA),将在互惠的基础上与其他国家分享。 国会于 2010 年颁布 FATCA,要求各国通过双边政府间协议与美国交换银行账户信息。

财政部可能希望在 FATCA 背景下对加密货币拥有至少与其他金融数据一样多的权力,进而修改当前的 FATCA 法规,将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受报告规则约束的金融机构。当前的加密法案可能是一个试验场。如果该规定得以实施,财政部将真正有权监管信息报告,并将在后续做出相关努力。

与此同时,经合组织正在开发其通用报告标准的加密货币版本 — — 一种信息共享系统,旨在通过为其他国家提供一个模板来交换和收集纳税人数据,以 FATCA 为基础。

尽管未来潜在的报告要求 (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 的细节可能尚不清楚,但总体前景似乎正朝着增加披露规则的方向发展。

(5) 金融的未来可能不会完全去中心化

互联网行业一直对政府干预持谨慎态度。在早期,硅谷齐心协力与立法者保持一定的距离。比特币的出现将这种对中央集权的蔑视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比特币诞生于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失望,以及一种信念,即政府、中央银行和其他既定机构辜负了他们想要保护的人。

然而,现实是,尽管加密社区希望这项技术完全存在于现有金融系统之外,但它不能。最初的、完全去中心化的模式将不会被监管机构所允许,监管机构的职责是确保有序和稳定的市场。金融的未来可能并非完全去中心化或完全中心化,而是混合的。

最终,金融市场的真正变革是由合作推动的。数千年来,资金和资产流动方式的改善几乎总是通过将新技术与现有基础设施和机构成功整合来实现的。

做持久战准备

鉴于修订工作并未因实质内容而受阻,众议院仍有机会纠正令人遗憾的语言。通过其他立法工具修订该语言也是一种选择。

区块链协会执行董事克里斯汀史密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并不是过程的结束。区块链协会、我们的 46 家成员公司和新近充满活力的全国加密社区将重新投入我们的精力来支持技术中立、支持加密的立法和监管 — — 在这个特定的税收问题以及更广泛的加密政策上。我们对两党和两院支持推行此类立法感到鼓舞,我们将继续努力使美国保持在 21 世纪最重要技术之一的创新前沿。”

最后,不要惊慌。即使法案按原样通过,最早也要到 2023 年才能生效,所以还有时间在国会或法院尝试撤销它。

这可能是一场持久战。

作者:lili。此处表达的观点、想法和意见仅是作者的观点,不反映或代表 Bridge Mutual 的观点和意见。

来源链接:lili-uslaw.medium.com